零夜

网络连接中断

胡贵妃秘史

谢谢李总长期以来的栽培,果然还是李公公更加厉害一些。祝您以后让xrq得lxy之光的奖项,扶摇直上九万里(^_^)

-栖隐-:

宫闱秘事,兹事体大,了解一下。祝我们女主角生日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嘻嘻。

疏星残照人未安:

祝贵妃娘娘和高皇帝万寿无疆(不对

逆光星林:

       题外话:这篇就当做是给贵妃的生日礼物吧。写的很乱,好多想写的都没写出来,还极度ooc。小学生作文各位将就着看好了。(希望贵妃不会打死我)
顺便圈几位@谁谓伤心画不成  @楚水流觞  @-栖隐-  @疏星残照人未安 
(我还是提前发了_(:з」∠)_其实云云生日是明天来着(๑• . •๑))

     
     

     

     
     

       若要问当今谁最得皇帝的宠爱,那当然是我们大名鼎鼎的贵妃娘娘。而她与高皇帝的故事还得从她入宫说起。

     
     

Chapter 1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话说当年皇帝微服私访,无意中看见咱们贵妃,哎呀那叫一个惊为天人,回宫便马上下旨招贵妃入宫。于是乎皇帝的心腹便来到胡家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胡氏长女胡小云,温良贤淑,德才兼备,特封其为云贵妃,赐住未央宫,择日入宫,钦此。
      贵妃接完旨后心中甚是纳闷:“我不过区区一介民女,何徳何能入了皇帝的眼?”然纵使心中有再多疑问,她无法否定的是自己听完旨意后心中的欢喜。

     
     

Chapter 2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话说某天,咱们从来不迟到的贵妃娘娘迟到了,大家都很惊讶,可看贵妃来时面色潮红,也不像是病了的样子,那贵妃究竟为何迟到呢?后来据知情人士透露,那天皇帝来的也很晚。这下可好,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再细想贵妃来时,分明是眉眼含春,初承雨露后风情万种的模样,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有这样美丽动人的美人相伴,又有谁能舍得让她独守空房呢?更何况皇帝对贵妃可谓是一见倾心,就愈发舍不得贵妃,与她芙蓉帐暖度春宵去了。

     
     

Chapter 3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其实,皇帝的后宫人也不少,出身名门世家的李才人,出身书香门第的谢婕妤等等。可皇帝看这李才人虽出身名门,却自视甚高,好生骄纵,谢婕妤虽然乖巧懂事,但却差了一分美貌。再看贵妃,那叫一个完美:容貌无双,才华横溢,温柔贤淑,落落大方,荣辱不惊。皇帝是越看越喜欢,每日必将召见娘娘,当时宫中便流传着这样的诗句:“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说的便是皇帝专宠贵妃一事。

     
     

Chapter 4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当朝还有一位田王爷,据说与皇帝关系甚好,皇帝也甚是信任他。最近田王爷听说皇帝后宫独宠贵妃一人时,便不可避免的对贵妃产生了兴趣。那日早朝时,田王爷无意中瞥见了珠帘后的那一抹倩影,便是一眼万年,从此坠入情网,无处可逃。从那以后,田王爷对贵妃的事变得更加上心。虽然田王爷总说自己年纪大了有些健忘,可他却记得贵妃忘交折奏之类的事。真是造化弄人,田王爷生平第一次有了相思之情,却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单相思。

     
     

Chapter 5
      皇帝年轻时也曾勤于政事,或许是年纪渐长,亦或许是有美人相伴,皇帝上朝渐渐变得不那么频繁,有时还会迟到。以往这时都是谢婕妤去请皇帝上朝,偏偏今天出了意外:谢婕妤正忙着题诗作赋,李才人对皇帝心怀惧意,于是便由贵妃去请皇帝。没过几分钟,皇帝便来了:“怎的现在连贵妃都要管朕上朝与否,就不能让朕安心品茶吗?”虽是责备之语,却不见其怒意。李才人连连感叹贵妃魅力之大,皇帝对贵妃宠溺之深。

     
     

番外1 话说某天贵妃看到了《胡贵妃秘史》……
       这日,我被贵妃叫到跟前,见贵妃面无表情,心中暗道不好,无意中撇见了贵妃面前那本 《胡贵妃秘史》,顿时一阵心虚:“不知娘娘叫奴才过来是为何呀?”贵妃冷笑一声:“究竟是为何想必你心中有数。”我暗道:“贵妃定然是不高兴我写这本秘史了。”便按我猜的这般回话。可贵妃听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你写了便算了,我气的是你竟说皇帝的不是。下次一定不要再犯了。”说罢便挥挥手让我离开。
      我在路上暗自琢磨贵妃意图,突然想到一种可能:贵妃不乐意别人说皇帝不好的地方。想通后总觉得肚子饱饱的呢。

     
     

番外2 话说某天贵妃换了发型……
    今日贵妃甚是开心,众人却不知为何。我作为贵妃娘娘最宠信的人,被大家推出去询问贵妃为何如此开心。贵妃扬唇一笑:“今个皇帝发现我换了发型,还夸我好看!”听罢,我撇了眼贵妃脸上藏不住的笑意,默默退下去分享这个消息了……

     
     

Fin.
p.s. 下划线部分引自白居意的《长恨歌》。

【all金/雷金】巫毒娃娃的错误使用方法

•  ooc预警
•  您的好友 雷狮撸金团 已经上线
 
 
 
1.
在凹凸大赛的交易区里,你可以买到你所需要的大部分物品。
除了常见的生活用品,还有辉兰草这样可以补充元力的消耗品。
不过,你也可以在这里淘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嘉德罗斯同款紧箍咒、格瑞专用旺x牛奶、鬼狐的假睫毛、金的内裤、黑框眼镜、皮卡雷手办……等等等等,只要你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同时不在乎你的积分。
当然了,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
 
 
2.
某次雷狮陪卡米尔买蛋糕时,买了一个娃娃。
 
 
3.
几天后,有人传出这样的消息:震惊!大赛第四的雷狮居然对一个玩具娃娃做出这种事!
什么?!
不可能!
假的吧?
众人惊讶之余纷纷报以质疑的眼神,然后有能力的人开始用各种手段偷窥雷狮。虽然他们无一例外都被海盗团的各位给打得妈都不认得。
只有一位不知名的壮士,侥幸从那几个变态的手下逃回来,验证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有人说雷狮这是跟安迷修打架打傻了,有人说雷狮其实有一颗纤细敏感的少女心,有人说不不不你们都错了!雷狮其实是个女生,这几天终于体会到了娃娃对女孩子的吸引力!
这个人被雷狮揍了一顿,扒光衣服挂在凹凸大厅里,供来往的路人羞辱。这是后话了。
 
 
4.
“这是什么,丑死了。傻逼才会要。”路过某个摊位的时候,雷狮瞟了一眼,露出嫌弃的眼神。
那是一个布制的小人,灰扑扑的,没有任何细节的雕琢。
摊主紧张地说:“这个小人有别的用处。”
卡米尔正在柜台前挑选甜品,看起来还有好一会,雷狮索性问摊主,“那你这个怎么用?”
“这个是我家乡的某种巫术用品,叫做巫毒娃娃。”摊主的声音从他的兜帽下传来,“不过我能力不够,没法产生正确的效果……”
“娃娃脖子背后有一个开关,”摊主拿起娃娃,在它的后颈某处按了按,娃娃的嘴张开了,“如果放一根头发进去,娃娃就能变成相应的样子。”
“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借你一根头发用用。”摊主犹豫地说。
“喏。”雷狮有点好奇,扯了一根头发下来递给他。
摊主把头发放进娃娃嘴里。一阵光芒闪过,娃娃变成了雷狮的样子。
“还真能变啊。”
“然后,如果我对这个娃娃做些什么的话……”摊主先用手戳了戳雷狮娃娃的脸,然后用力捶向娃娃的头。
雷狮先是感觉有人戳了戳自己的脸,然后又感到被捶了。“!”虽然感觉比较轻微,雷狮还是怒不可遏地冲摊主大喊:“你居然敢打你雷大爷?!不想活了吗?!”
“对不起!我只是想向你示范一下效果……对娃娃用的力不会等效地传给本人……”摊主连忙摆手,“然后再按一下,娃娃就会把头发吐出来。”娃娃又变得不起眼了。
“哼。那如果我把这个娃娃的头给拧断会发生什么?”
“……”摊主欲言又止。
“快说!”雷狮的大锤已经饥渴难耐。
“娃娃就坏了……”
“……”
“这个多少积分?”
“300……”
“怎么,你不孝敬孝敬你雷大爷?要积分还是要命?”
“……要命。”
“很好,东西和头发拿来。”
“……头发?”摊主瑟瑟发抖。
雷狮一把掀开摊主的黑盖头呸兜帽。
光芒刺痛了雷狮的眼睛。
 
 
5.
雷狮似乎忘了自己开头说过什么。
傻雷子。
 
 
6.
雷狮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于是他叫上海盗团的小伙伴们。
“走,撸金去。”
 
 
7.
金走在小树林里,感觉有人跟着他。
他警觉地回头,发现是雷狮海盗团,于是放松下来。但他觉得雷狮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早上好啊小鬼。”雷狮率先打招呼。
“是雷狮啊,早上好……”后面那句“你们想干什么”还没说出口,就被他们接下来的动作打断了。
佩利先走过来,叼走了他的帽子。
接着是帕洛斯,揉了揉金的头发。他动作弧度有点大。
【Good.】
然后是卡米尔。卡米尔没用力,但他用的是双手。
【Great!】
最后是雷狮。雷狮的手劲非常大,把金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
【Perfect!】
佩利把帽子放回金的头上。
“再见,小鬼。”雷狮向他告别。留下一个潇洒而得意的背影。

金顶着一头被揉乱的毛,黑人问号。
……
为什么你们会那么熟练啊?!
 
 
8.
雷狮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感到难以置信。
“你们谁撸到头发了的?”
摇头。
“啧。”第一回合失败了。
“再撸一次。”
 
 
9.
金走在小树林里,感觉有人跟着他。
他警觉地回头,果然是雷狮海盗团,于是更加警觉了。雷狮脸上果然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又见面了,小鬼。”雷狮果然率先给他打了招呼。
 
 
10.
金怀疑自己的人生出现了倒带。
 
 
11.
佩利走过来,叼起金的帽子,站在他身后双手按着他的肩膀。
帕洛斯变出暗黑使者,把金围得水泄不通。
卡米尔站在金左侧,双手固定住金的脸。
雷狮嘿嘿一笑。
金正想警告他不要再揉自己的头发了,就被雷狮接下来的动作打断了。
雷狮直接揪下来一根金发,顺便再次揉乱了金的头发。
【Unbelievable!】
佩利把帽子放回金的头上。
“再见,小鬼。”雷狮向他告别。留下一个并不潇洒但得意的背影。

金再次顶着一头被揉乱的毛。超凶。
……
你们再这样我要放格瑞了啊?!
 
 
12.
支走了海盗团的其他人,雷狮又回到了小树林。
他很没有形象地躲在草丛里,金在不远处休息。
一阵光芒闪过,娃娃变成了金的样子。
雷狮捏了捏娃娃的脸。
雷狮把娃娃的帽子拿起来,开始用力揉。
揉啊揉啊揉。
他悄咪咪地抬头,准备看金的反应。
 
 
13.
金感觉有人在看自己。他觉得是雷狮在搞鬼。
但是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啊?
金感觉脸上有点痒。
金觉得自己失去了帽子的保护。虽然帽子还在自己头上。
金感觉头发叒被揉啊揉啊揉。
金瑟瑟发抖。
果然是雷狮吧?!
 
 
14.
雷狮极力忍笑,整个草丛抖抖索索的。
可爱死了。
雷狮正准备掀开娃娃的衣服做一些社保的事情,这时他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
雷狮回头。是安迷修。
两人对视良久,尴尬的沉默蔓延开来。
 
 
15.
安迷修看见雷狮鬼鬼祟祟地躲在草丛里。
不远处金抱着头瑟瑟发抖。
他觉得肯定是雷狮干的好事。
然后他看见雷狮手里拿着个娃娃。
雷狮正准备掀娃娃的衣服。
娃娃长得很像金。
卧槽?
雷狮已经这么饥渴了?!

16.
正在对视的两人被路过来找金的凯莉看见了。
凯莉看见了雷狮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凯莉的表情变得深不可测。
于是她飞过去,拍了拍他们俩。
 
 
17.
三人对视,尴尬的沉默简直要把周围淹没。
直到凯莉咳了一声。
“雷狮。”
“你是不是吸金上瘾了?”
“这是犯法的。”
说完,凯莉飞走了,顺便把金带到别处玩儿。
留下雷狮和安迷修大眼瞪大眼。
 
 
18.
“恶党!”安迷修颤抖而愤怒地指着他,“你居然……你居然!”你居然不带上我(bu)你居然对金做出这种事!
“我今天就要制裁你!”
“来啊!本大爷正不爽的很!”
 
 
19.
小树林被夷为平地。
打斗中,娃娃被弄坏了。
……
 
 
20.
事后,丹尼尔亲自把雷狮揪出来,在凹凸大厅当众批评。
其语气之严肃,生动形象地表达了爱金保护协会的强烈谴责。
 
 
后来,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凯莉感叹道:
“年纪轻轻的,吸什么金!”

【all金】嘉德罗斯今天光头了吗

搞笑向小甜饼

cp瑞金,雷金,嘉金

梗来源为地下城与勇士,不过游戏内容较少,不懂可以问我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雷狮和凯莉的ID来源和 @雷震子 的聊天记录
 

——光头:指刷完深渊一个史诗都没有爆出来

 

“什么?嘉德罗斯是光头?!”
“小声点傻子!”凯莉连忙捂住金的嘴,“这事不许对第三个人讲!我也是才知道的,嘉德罗斯要是知道我们知道了他是个光头要一棍子打死我俩。”
“好的好的我一定不说!”金连忙压低了声线,“话说凯莉,这个消息从哪里来的啊?”
“听他那个跟班雷德说的。”凯莉像是地下党接头一样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我会持续关注事态发展,有新消息就告诉你。”
“我先走了,这个劲爆消息你一定要守好啊!”
“好的凯莉!”金看起来信誓旦旦地拍了拍凯莉的肩膀,“有我在,你就放心吧!”凯莉骑着她的星月刃走了。
“我得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紫堂……”金迅速拿出手机,打开了他的聊天软件。

[紫堂]
矢量箭头:紫堂!
矢量箭头:紫堂你在吗!
矢量箭头:我有个惊天的大消息要告诉你!
斯巴达战士:呃……什么消息啊金
矢量箭头:你不要告诉别人啊!我也是才听凯莉说的!
矢量箭头:嘉德罗斯
矢量箭头:其实是个光头!!
斯巴达战士:什么???
斯巴达战士:不会吧?
斯巴达战士:我今天早上才在食堂看见嘉德罗斯了啊,他不是光头啊?
矢量箭头:他当然不能以光头形象现身了!那肯定是假发!
矢量箭头:你想啊,他才九岁,九岁诶!谁九岁能接受自己是个光头的事实?
矢量箭头:所以当然要用假发啦!
斯巴达战士:……
斯巴达战士:好像很有道理……
斯巴达战士:那凯莉是怎么知道的啊
矢量箭头:凯莉听雷德说的
斯巴达战士:雷德?
斯巴达战士:跟着嘉德罗斯的那个人吗?
矢量箭头:嗯
斯巴达战士:……那看来是真的了
斯巴达战士:嘉德罗斯好可怜啊
矢量箭头:是啊……
矢量箭头:所以为了照顾嘉德罗斯的心情,紫堂你千万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别人啊!
斯巴达战士:没问题!

 
紫堂幻抬起头,心情复杂。
年级第一竟然是个光头。
虽然平时看起来不怎么爱学习还总是喜欢找人打架,没想到私下里学习这么认真。
真是个好孩子啊。
紫堂幻想到自己只能勉强及格的成绩,又难受起来。
“这不是紫堂幻吗?”
“怎么?成绩已经差到不得不早起来图书馆了?”
“林!陆!是你们!”紫堂幻回头看到说话的人,一下握紧了拳头。
“成绩不好还看什么手机?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还真是个废物啊!”紫堂林大笑起来,上前一把抢过了紫堂幻的手机,“哥哥!快来看看他都在看什么!”
“别多管这个废物的闲事了……嗯?这是什么?”紫堂陆刚想训斥弟弟,却被手机上的内容吸引过去。
“还给我!”紫堂幻想把手机拿回来,被紫堂陆一把推开,“我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不想挨打的话就乖乖在那里站好。”
完了……紫堂幻脸色惨白,自己才刚刚答应金,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
“……嘉德罗斯是光头?”他们终于抬起头,紫堂林一副快要忍笑到肚子疼的样子,紫堂陆则是一副思考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紫堂林终于忍不住了,发出了杠杆般的笑声,“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是个光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林。”紫堂陆出声打断了弟弟的笑声,转向紫堂幻,“这个消息属实?”
紫堂幻扭过头,“我不知道。”
“既然是雷德说的,那应该是真的了。”紫堂陆把手机丢给紫堂幻,“还真是感谢你这个消息啊,紫堂幻。看起来马上就要有好戏看了。走了,林。”他们往鬼天盟社团总部方向走去,隔了很远还能听到紫堂林的笑声。
我该怎么和金交待啊……紫堂幻慢慢低下了头,连眼镜滑下鼻梁都没有感觉到。
 
 
“鬼狐。”紫堂陆敲了敲鬼狐天冲的桌子,“我听说了一个很有趣的消息。”
鬼狐并未停止批改桌上的文件,“什么消息?”
“嘉德罗斯是个光头。”
鬼狐的笔从手里掉了下去。
“……什么?”饶是以鬼狐的定力此时也深深地震惊了,恨不得自己的耳朵能竖得更高一点。
“嘉德罗斯是个光头。是雷德说的。”紫堂林在一旁重复道。
“雷德说的?”鬼狐觉得连自己的睫毛都染上了震惊的色彩,他半信半疑地笑了,“我去看看。”他打开了雷德的个人主页。
映入他眼帘的是雷德的第一条动态:
世界第一祖玛吹:老大又光头了……祖玛安慰他去了都不理我了QAQQQ
@嘉德罗斯大人是最棒的 祖玛祖玛!我给你带了吃的,你不要不理我呀QAQ
鬼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鬼狐你别笑了,丑死了。”紫堂林嫌弃他。
“莱娜。”鬼狐唤来自己最信任的社团秘书莱娜,“你马上把这个消息发给雷狮海盗团,重点叙述嘉德罗斯光头一事。”
“我们鬼天盟,要开始搞大事情了。”鬼狐打开校园论坛新闻版,发出帖子《震惊!年级第一竟是光头?!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辛秘?!》
 
 
“大哥,”卡米尔看了眼消息提示,“鬼天盟有消息发过来。”
“鬼天盟?”雷狮摊在床上,“学校里那个百人社团?”
“是的。”
“看看是什么消息,要是再给我推销海盗船我就拆了他们总部。”
过了一会。
“卡米尔?你怎么不说话?”雷狮偏头看向卡米尔的方向。
“……啊,大哥,”卡米尔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鬼天盟发来消息…说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他怎么了?”
“是个光头……”
“……”
“你再说一遍?”
“嘉德罗斯,是个光头。”卡米尔咬字清晰。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笑得跟舞狮子似的,“没想到那个九岁小孩还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米尔不说话,只是快速浏览着电脑上的信息。
雷狮笑完了,从床上坐起来,“假的吧?谁说的?别是鬼天盟为了骗浏览量编出来的新闻。”
“雷德说的,鬼狐发了帖子,还贴了图。”
“我看看。”雷狮翻身下床,凑到电脑跟前。

凹凸论坛 »新闻版 » 震惊!年级第一竟是光头?!……

震惊!年级第一竟是光头?!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辛秘?!

1L 楼主 鬼天盟搞事官方
近日有消息称,年级第一的嘉德罗斯竟是光头!下面是由鬼天盟带来的连续跟踪报导,带你走近第一名不为人知的私生活……

2L
沙发,又见鬼天盟搞事

3L
怕是上一次假信息处分的还不够狠吧?

4L
喜闻乐见 喜闻乐见
我就看看你鬼狐能搞出什么事情来

5L
你们没人关注标题吗??虽然这种一听就是假消息但我还是吓了一跳

6L
这种标题一看就知道是鬼天盟发的帖子,然而我还是忍不住点进来

7L
2333我也是被标题骗进来的
嘉德罗斯知道了估计要拆了鬼天盟总部
到时候坐看好戏

8L楼主 鬼天盟搞事官方
众所周知,年级第一的嘉德罗斯一直是个神秘的人。这位年仅九岁的小天才几乎从来不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之中,即使出现,也被其跟班蒙特祖玛和雷德挡住,故常人很难接近。
但是!本盟的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
请看下面一组截图
[雷德主页截图1.png]
【内容:世界第一祖玛吹:老大最近掉了好多头发啊】
[雷德主页截图2.png]
【内容:老大今天又光头了,……】
不相信的可以自己去雷德个人主页看 雷德个人主页 
既然雷德都这么说了 大家自己判断一下吧
那么,嘉德罗斯光头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令人心寒的“又”字又代表了什么?他背后,究竟有怎样的秘密呢?

9L
……

10L
……

11L
我操?

“然后我看了雷德主页。”卡米尔点出另外一个页面,“确实有这样的消息。”
雷狮开始沉思。
“不管怎么样,但这确实是个好消息。”卡米尔分析道,“首先是嘉德罗斯在校内的形象受到了不可估量的影响,我们雷狮海盗团可以借此把嘉德罗斯挤下去。”
“其次,”雷狮接话,“我们少了一个强力的情敌。”
“嗯,而且这两天格瑞跟着他的导师出去了,不会有人限制金的行动。”卡米尔点头。
“那就这么决定了,今晚找那个小鬼去撸串吧。记得叫上帕洛斯和佩利。”雷狮站起身,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猖狂,“我雷狮想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做不到的!”
 
 
金同时收到了好几个人消息,现在有点懵逼。
 
[凯莉]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傻子,你怎么搞的?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不是叫你不要把消息告诉别人的吗?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现在好了,跪舔萌已经在校园论坛上发了帖子,全校人都知道了!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截图.png]
矢量箭头:啊??
矢量箭头:我不知道啊?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呵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小傻瓜,告诉你凯莉爷爷,你都跟谁讲了?
矢量箭头:我……我只告诉紫堂了啊……
矢量箭头:紫堂还答应我不告诉别人的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紫堂幻啊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emmmm

[雷狮]
太乙雷声普化天尊:小鬼
太乙雷声普化天尊:今晚要不要一起去撸串
太乙雷声普化天尊:卡米尔还给你带了甜点
矢量箭头:雷狮?
矢量箭头:好啊!
矢量箭头:还有甜点啊嘿嘿嘿
矢量箭头:上次那个甜点好好吃的
太乙雷声普化天尊:那就这么说定了
太乙雷声普化天尊:今天晚上七点学校门口见
矢量箭头:嗯!

[凹凸F4]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紫堂幻 @斯巴达战士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你跟我说说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你这消息是怎么透露出去的?
斯巴达战士:啊……
斯巴达战士:对不起,凯莉,金,都是我不好……
斯巴达战士:当时我正准备去图书馆,然后手机就被林和陆抢走了……
斯巴达战士:对不起……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算了算了
矢量箭头:诶?紫堂,我不怪你的啊!
矢量箭头: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没关系的!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这样也好,至少嘉德罗斯不会打我们,而是会拆了跪舔萌
斯巴达战士:……谢谢!QAQ
格瑞:。
格瑞:嘉德罗斯为什么要打你们。
矢量箭头:!
矢量箭头:格瑞!!
矢量箭头:格瑞瑞!!!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啧,又开始了
格瑞:……
格瑞:什么事。
矢量箭头:格瑞你不知道吗
矢量箭头:嘉德罗斯是个光头诶
格瑞:……
格瑞:这和他要打你们有什么关系
矢量箭头:是凯莉告诉我的,要是嘉德罗斯知道了我们知道他是个光头,会一棍子打死我们的
矢量箭头:格瑞你也别老是对他那么不友善了,嘉德罗斯很可怜的
矢量箭头:那么小年纪就光头了,谁能接受呀
格瑞:……
格瑞:别多管闲事。
格瑞:我明天中午回来。
矢量箭头:好的格瑞!我去给你买牛奶!
矢量箭头:我走啦!
格瑞:……笨蛋。

[厉害了你的老格]
格瑞:你算是做了件好事。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凶巴巴的干什么,本小姐可是在帮你
格瑞:嘉德罗斯光头是怎么回事?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我怎么知道?是雷德说的
格瑞:……
格瑞:[信积拉奶.jpg]
格瑞:假的吧。
格瑞:那他和我打架的时候怎么头发没有飞起来。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我怎么知道?[白眼.jpg]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weyi 你居然会用表情包,怕不是个假格瑞
格瑞:……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你要想看发展就去鬼狐的帖子 链接
格瑞:然后你的ID
格瑞:改了。
格瑞:这种东西给金看到不好。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本小姐乐意,你管我啊[略略略.jpg]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以及你要是指望金那个小傻子的情商,恕我直言,那你可能要单身一辈子
格瑞:这跟你没关系。

“嘁,这人真没意思。”凯莉翻了个白眼,转眼又兴致勃勃地点开另一个页面。

[二傻鬼狐]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喂,鬼狐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一只鬼狐~两只鬼狐~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跑的酷爱~跑的酷爱~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一只没有眼睛~
再摸尾巴给钱:够了,凯莉,你到底想说什么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其实也没什么~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只是提前祝贺某人的总部马上要被嘉德罗斯拆了~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今天是个好日子~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再摸尾巴给钱:滚!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那我滚了~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拜拜了您~
再摸尾巴给钱:……
 
 
而此时,我们的当事人嘉德罗斯,还坐在宿舍里打游戏。
“啧……烦死了。这个什么麻花藤,就不能给我爆一件毕业武器吗。不然我还怎么赶超格瑞。”嘉德罗斯坐在电脑面前,眉头紧皱。
消息提示栏“滴”了一声,是雷德给他发消息。
 
[雷德]
世界第一祖玛吹:老大
世界第一祖玛吹:老大你出货了吗
吃我嘉德一棍:没有
吃我嘉德一棍:今天又光头
世界第一祖玛吹:……
世界第一祖玛吹:老大你脸怎么这么黑啊……
[世界第一祖玛吹 撤回一条消息]
吃我嘉德一棍:这个游戏的爆率怎么这么低
吃我嘉德一棍:我万世套还差一件
吃我嘉德一棍:耳环也没有爆出来
吃我嘉德一棍:烦死了
世界第一祖玛吹:老大,你看开点
世界第一祖玛吹:至少你打深渊的时候没有掉线啊
世界第一祖玛吹:像我之前,有一次爆了把魔剑,还没捡,网络连接中断
世界第一祖玛吹:我当时要怄死了
吃我嘉德一棍:那是你脸黑
世界第一祖玛吹:……
世界第一祖玛吹:老大你注意身体啊,我这几天看你掉了好多头发
世界第一祖玛吹:别真成斗战胜佛了
[世界第一祖玛吹 撤回一条消息]
吃我嘉德一棍:啧,知道了
 
是的,没错。
我们的小天才嘉德罗斯,最近沉迷深渊。
天天光头。
听了感觉真可怜。
 
“哼,格瑞,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认输。”
“迟早有一天,我会爆出自己的毕业武器和耳环,集齐万世套,在这个游戏上打败你。”
“然后渣渣就是我的了!”
嘉德罗斯说着,又燃起了斗志,磕了一管疲劳药,继续刷深渊。
 
 
凹凸论坛 »新闻版 » 震惊!年级第一竟是光头?!……

……
239L
话说你们这几天有看到嘉德罗斯吗

240L
没有的,不存在的

241L
我我我我看见他了!
周日早上在食堂的时候,才六点多
我是因为跟别人有约要早起,本来以为自己是最早到食堂的,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了嘉德罗斯
偌大的食堂里,只有我俩喝稀饭的声音

242L
六点多?你逗我呢?
经过我的观察,嘉德罗斯一般八九点才到食堂啊?
更何况是周日

243L
那雷德和祖玛呢?他们没跟着嘉九吗

244L
你们不要不信啊,我还拍了照的!
[嘉德罗斯喝稀饭.jpg]
雷德和祖玛没跟着他

245L
那他就这么让你拍啊?没把你一棍子捅死?

246L
讲真我觉得“嘉德罗斯喝稀饭”这个短语非常豹笑好吗
跟乌鸦坐飞机似的

247L
楼上别说了233333
看我的!龙卷风摧毁停车场!

248L
(╯`□′)╯(┻━┻谁会吃早餐的时候带棍子啊!

249L
苟屁!
我之前有一次吃饭排队,当时那个菜快没了,我于是妄图挤到前面去
我当时没注意看人,好死不死插了你嘉九的队
他当时就生气了,不知从哪掏出他的大罗神通棍一dóng
“你是哪个渣渣?敢插我的队!”
我当时差点吓尿了,真的

250L
xswl楼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看这个小可怜儿

251L
我仔细看了下那张照片,嘉德罗斯头发稀疏了好些
再想想鬼狐之前强调的那个“又”
……他不会是用了盗版的生发剂吧?

252L
我靠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253L
嘉德罗斯真可怜啊,没了头发不说,还买了盗版的生发剂

254L
emmmm所以就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光头的吗???
他才9岁好吗,应该不是正常生理现象

255L
那就是病理性的了?
什么病啊专门针对头发……

256L
喂喂我说楼上各位不要瞎猜啊
生发剂的那个我觉得没道理
我就这么问你们吧,谁家生发剂能在短短几天内让你长出这么长的头发??

257L
……

258L
我觉得是假发吧
就是先用生发剂从根本上改变问题,然后再用假发掩盖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假发也会掉毛

259L
哇,我觉得楼上很有道理啊
emmmm至于假发掉毛的问题……我觉得八成是他生发心切,自己抓掉的

260L
生发心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
 
 
“小鬼,这里。”雷狮向金招手。
“啊好的,我来了!”金跑了过去,“雷狮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啊?”
“既然是跟你约,当然要提前到了。”雷狮不动声色地揽上了金的肩膀,“卡米尔给你的蛋糕在楼上,等会吃完了你到我们宿舍去拿吧。”
“谢谢你卡米尔!”金转头对着卡米尔笑了,“上次的那个特别好吃!”
“不用谢,金,蛋糕这种东西还有很多,你觉得好吃就最好了。”卡米尔把围巾往上拉了一下,遮住了自己通红的脸颊。
“走吧小鬼,我找了一家之前没有吃过的,听别人说这家店口碑很好。”雷狮把金往自己怀里拉了拉。
 
 
[紫堂幻]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紫堂幻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你看到金没有?
斯巴达战士:没有啊
斯巴达战士:哦,我想起来了,他之前跟我说晚上和雷狮他们一起去撸串
斯巴达战士:现在应该已经走了吧?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他跟雷狮海盗团关系不错嘛
斯巴达战士:嗯……金跟好多人关系都不错的
斯巴达战士:连嘉德罗斯那种人都可以相处下来
斯巴达战士:凯莉你是找金有事吗?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没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我就问问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不然不好跟格瑞交待
斯巴达战士:格瑞?
斯巴达战士:跟格瑞交待什么?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我怕他明天找上门来用烈斩砍我
斯巴达战士:?
 
 
第二天中午。
“……金,醒醒。”金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别睡了,快起来。”
“谁啊……”金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格瑞……让我再睡一会嘛,就一会儿……”金又往被子里拱了拱。
“已经中午了……算了,随你了。”
“嘿嘿……格瑞你真好……嗝……”金翻了个身。
格瑞叹了一口气,帮他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些。

凯莉刚抬起头,就看到格瑞黑着脸站在自己的面前。
“哟,这是怎么了?黑着脸跟个银爵似的。”凯莉莫名心慌。
“金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噢,跟雷狮他们出去撸串了,挺晚才回来的吧。”
“我记得,”格瑞顿了顿,“我出发前是让你看着他点的?”
“是啊,可是他又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他有这么个安排?”凯莉心虚地耸耸肩,“我又不可能像你那样天天跟着他。”
格瑞的脸又黑了几分,“下次别让他跟雷狮他们混在一起。”
凯莉翻了个白眼:“我尽量吧。哦,他给你买了牛奶,放你床头了。”她看到格瑞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下来。
“我看到了。”格瑞平静下来,“然后嘉德罗斯……”
“就知道你会问。他这几天都没来找金。”凯莉看见格瑞皱了皱眉头。
“我……算了,你别多管闲事就行。等金起来了你告诉我一声。”格瑞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了。
“略略略。”等格瑞出去了,凯莉吐吐舌头,喘了口气,“呼……幸好我还知道金晚上去干什么了,不然怕是要被格瑞砍死。”

 

“啊!”金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几点了几点了?格瑞回来了吗?”
“呃,金,格瑞他早就回来了。”紫堂幻回答他。
“什么?!”金倒吸一口冷气,“格瑞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中午就回来了,他昨天不是在群里说了吗。”凯莉坐在一旁玩手机,“他本来想叫醒你,结果你赖着不肯起来。”他还帮你掖了被子。
“糟了!我居然忘了!”金又倒吸了一口冷气,“啊啊啊怎么办!我还准备跟格瑞一起去找嘉德罗斯的!”
“你跟他一起去找嘉德罗斯?”凯莉抬起头,表情十分诡异,“你准备现场围观修罗场了?”
“啊?什么修罗场?”金愣住了,“我给嘉德罗斯买了生发灵!姐姐推荐的!”
“那你拉上格瑞干什么???”
“哎呀…就是跟格瑞讲以后要对嘉德罗斯好点儿,没什么的,他们总不会在我眼皮子底下打起来。”金下床,从柜子里拿出一瓶像是洗发露的东西。
“啊啊啊……格瑞呢格瑞呢……我去找他……”金急得团团转。
“你别。”凯莉拦住他,“你好歹把头发稍微理一下啊,我帮你把格瑞叫过来。”
“啊!谢谢你凯莉!”金放下生发剂,冲进洗漱间。

[通过群 凹凸F4向格瑞发起对话]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在吗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金醒了
格瑞:哦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他要你跟他一起给嘉德罗斯送生发剂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你快点过来
格瑞:???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别管那么多了,你快点过来就是,金好像很急的样子
格瑞:……
格瑞:好吧,我过来了。

“啊!格瑞!”金看见格瑞过来了,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快走吧!”他拉起格瑞就往外跑。
“啧啧啧,跑那么快,跟私奔似的。”凯莉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啊?”紫堂幻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没什么,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我敢断定不出三个小时,嘉德罗斯就会去拆了鬼天盟。”凯莉掏出手机,点进了鬼狐的帖子。
 
 
“老大!不得了了!”雷德一把推开嘉德罗斯的宿舍门,“我看到校园论坛上有个帖子,说你是光头!”
“别吵……什么?”嘉德罗斯还在不停地放技能,“什么光头?”
“就是老大你这几天深渊光头的事情被传到网上了……但是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岔子,他们说以为你是光头……”雷德有点心虚地关上门,他看了那个帖子,没想到这些人是从自己的主页上找到线索的。
“什么啊……啊!快乐棍!”嘉德罗斯刚想回答雷德,注意力却被屏幕上的金光给吸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我终于毕业了!”
“……”
“好了,你说吧,什么事情?”嘉德罗斯终于正眼看向雷德。
雷德心惊胆战地重复了一遍。
“什么?我是个光头?”嘉德罗斯愣愣地重复了一遍,随即拍案而起,“哪个渣渣敢这么说的?!”
“嗯……是鬼狐在论坛上发了帖子,现在全校人都知道了。”雷德把手机递给嘉德罗斯,刻意跳过了有自己主页截图的那一楼。
“岂有此理!”嘉德罗斯愤怒了,一把掏出了自己的大罗神通棍,“那个鬼天盟仗着自己人多点,就敢来编排我?!那个鬼狐是还没吃过苦头……”正在这时,嘉德罗斯的门又被人一把推开。
“谁?!”嘉德罗斯刚要发作,却看到了金气喘吁吁的身影,后面还跟着个格瑞,“……渣渣?你来干什么?”
金抬起头,一眼就看见了嘉德罗斯提着棍子的手和键盘上显眼的金发。一股悲怆感油然而生,“呜哇!嘉德罗斯!”金冲上去抱住这个看起来一点也不悲伤的九岁儿童,死命把大罗神通棍从他手里扯出来,“你不要放弃啊!”
在他的身后,格瑞的脸在一瞬间黑了下来。
“放手,渣渣!我要被你勒死了!”嘉德罗斯头一次看见金如此的主动,脑海里一片空白,包子脸红红的。
“嘉德罗斯,你一定很不容易吧?这么小年纪就……”金放开手,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你怎么突然哭了……”嘉德罗斯愣愣地看着金,“你在说什……”
“别说了!我都明白的!”金突然大声打断了他的话,眼泪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我不是……”
“嘉德罗斯!不要放弃希望哇!就算没有头发你也是我的好朋友!”金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生发灵,重重地放在嘉德罗斯手上,“拿着!不用谢我!这是姐姐给我推荐的,一定会有用的!”
“我已经跟格瑞说了,他答应我不会再对你那么凶了!”金擦擦眼泪,非常可靠地看着嘉德罗斯,“是吧格瑞!”
“……嗯。”一旁的雷德看见格瑞的那张万年面瘫脸出现了一丝裂痕,看起来是在努力憋笑。
“总之,嘉德罗斯,你一定要快点走出阴影!”金做出一个鼓励的微笑,“雷德你也要好好照顾他呀,我和格瑞就先走了。”
说完,金就拉着格瑞走了。
嘉德罗斯最后看见的,是格瑞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不是……光头。”嘉德罗斯下意识说完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觉得眼前的一切仿佛一场梦。
 
 
几分钟后,格瑞和金听到了嘉德罗斯宿舍的方向传来一声惊天的吼叫。
“诶?”金回头看,“是谁叫这么大声啊?”
“不知道。”格瑞不动声色地将金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我们就这么走了……吗?”他欲言又止。
“当然啊。”金非常笃定地说,“我们总不能一直呆在嘉德罗斯的宿舍里吧?这种事情总得有个过程,我们要给他留一点私人空间。有什么问题吗格瑞?”金觉得格瑞的表情怪怪的。
“……没问题。”
“那就好……诶格瑞你笑了!”金突然一脸雀跃地看着他,“格瑞你笑起来好好看!”
“是吗。”格瑞控制不住自己嘴角的弧度。
“真的!”金点点头,有点脸红起来,“要是格瑞能多笑一点就好了……”他小声说。
“……好。”格瑞突然握住金的手,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我会的。”
金的脸红透了。“格瑞,我…其实……我其实……”
“……”格瑞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心里有一百个小金人在打鼓。
“一直都……我其实一直都喜欢你的!”金终于把话说完了,低下头去不敢看格瑞的表情。
“……我也是。”一百个小金人炸成了灿烂的烟花。格瑞低下头,亲了亲金的额头。
夕阳下,他们久久抱在一起。
 
 
两个小时后,校园里传来惊天的一阵巨响。
其声势之浩大,令过往的学生都瑟瑟发抖。

“果然。”凯莉听到巨响后,露出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笑容。
她点开和鬼狐的聊天界面,发送了一条消息。

[二傻鬼狐]
+莪QQ也看钋倒猯釒R18:来迎春啦~
 
 
[还在单身的苦逼追金群]
格瑞:再见。
[格瑞 已退出群组]
太乙雷声普化天尊:???
吃我嘉德一棍:???

——END——

格瑞:其实我当时只是忍不住笑嘉德罗斯。